我开始用第三人称的口气
不疾不徐事不关己♪

莫逆12./涉零.

8.20

明天更的 就是抒发一下拖王又拖了两千字没交代正经问题的感想x

————

莫逆12

最后朔间零总算被太阳和杂声弄醒,他刚做梦梦见日日树涉读过剧本,顺利通过试镜,本来有优先权的剧团内成员自惭形秽,主动辞演,日日树涉又做主役。首演完毕他在隔音室被日日树涉堵住,人劈头盖脸问他:“你喜欢的是我?”

他睁开眼睛,觉得这简直算噩梦。好在都说梦与现实相反。日日树涉走过来:“换个地方睡?”

他重新闭眼说:“我怕我忘了,你什么时候有空,去天祥院那里看个剧本试一段。他催好紧。”

日日树涉:“我自己和他联系吧!把你抬到卧室睡好吗?”

他说抬?你要怎么抬。

拿手抬。日日树涉俯身挨着他膝弯一抄,背后一搂。

凌空感让他觉...

莫逆11./涉零.

8.16

明天请个假sorry

复吸姻缘劫来不及写了【

————


莫逆11

感情问题解决,事业问题还得推进。第二天选角会继续开,两边各退一步,总之先把人叫来试试。重任自然落到朔间零头上,他拨号给日日树涉,现场联络试镜时间。

那边说:“不是说有特殊情况再找我替?”

朔间零:“那也得看你是否适合吧。”

那边说:“我发现你最近很不相信我的专业能力。有不适合我的角色吗?变装修容也演给你看。”

他声音一如既往放得很大,透过听筒也能听懂七八,在场staff统统憋笑。天祥院英智在桌下拍拍莲巳敬人的胳膊。

朔间零:“行行,演给我看。那我们就碰时间了,今天十四号,二月剩下……”

那边说:“稍等,零,我想问一下你今...

莫逆10./涉零.

补了一个敬英tag

内容在文章靠后的部分


悲报:存稿警告⚠️

10之前可能需要回顾一下8……

————

莫逆10

朔间零和日日树涉一前一后从居酒屋出来,帘子一掀冷风扑面,都不由得激灵一下。一问如何回去,两人竟都没开车来,一个步行一个地下铁,不知道是为环境保护出力还是避免有机会捎带另一个回家。

居酒屋有点年纪,它门外的人行道也没跟上市容更新,左边种梧桐树右边是花坛,当中的空还不够两人并排通过,砖也砌得参差不齐,树叶借路灯灯光拓在地上的影子被割得破碎。日日树涉跟在朔间零后面,怪天祥院英智,他现在看见朔间零,哪怕是背影,只要稍一岔神,就会被迫思考那个实验课题。

若朔间零爱他、并宣之于口……这...

莫逆9./

本章敬英比较多 不知道怎么打tag了

————

莫逆9

“如果是朔间零……你怎么想?”

天祥院像催眠术师,在海浪和K歌机的音乐声中让他闭上眼睛想象。以前只有他这么给对方惊喜的份,但他在感情方面确实堪称新手,因此还算欣然配合。

日日树涉闭上眼睛,好玩地想了想,竟然觉得好笑。

“怎么?”天祥院英智一直在观察他的反应,“是认为荒谬么。”

“有一点。零他,应该不会说'以后会尽力陪你'这种话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我总以为他是那种无论发生什么都还是我朋友的人。根本不用尽力,因为他一直都在。”

他看不见天祥院那一瞬间的表情,也不知道此刻自己在对方跟前呈现出一种怎样矛盾的状态。天祥院想,很明显,朔间零已经具备了某个独一无二的地位...

莫逆8./涉零.

8.14

9已更 tag不好打 要看的进我主页吧


好像在探讨什么哲学问题

————

莫逆8

两人再见面已是一个月后。日日树涉和天祥院英智新年都在国外过;朔间零新年参拜拉着莲巳敬人同去,半夜曲子作累便小睡,等清晨对方登门带来早点,好似恢复到很久以前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拉近或疏远,竟然都只需要做同一件事:对以前的事闭口不提。直到莲巳敬人去消息,说新剧已筹备完毕要开始选角,天祥院他们才启程返回。

局是日日树涉扯起来。他打电话给朔间零,说有伴手礼带给你,约个时间见面。朔间零不知道哪根筋搭错,问,就我们两个?日日树涉说啊,不然呢。朔间零挂掉电话,竟感到一种类似受宠若惊情绪。倒也坦坦荡荡赴约。

两人进...

日常被自己冷到落泪_:(´ཀ`」 ∠):

莫逆7./涉零.

莫逆7

莲巳敬人手臂上搭着羊毛围巾,和朔间零并肩走出咖啡厅。他指一下朔间零手里的文件袋:“那这个就拜托你了。”

“哦,小事。”

莲巳也不和他多客气,“我和你不是一个方向,再见。”

“哎,”朔间零叫住他,“我听过一个小插曲……你说再见,天祥院不让你挂电话或离开?得听你说拜拜了才行。”

莲巳:“……对。他比较敏感这个……怎么?”

“没。”朔间零挥挥手,“走了。”

他找莲巳出来,本来想问问对方,你到底怎么想。先不说这么陪着十几二十年是否累,天祥院向着谁、喜欢谁简直明明白白。但面对面了又觉得说不出来,莲巳敬人穿着正装戴着眼镜,衬衫扣子扣到最上一颗,活脱脱商务精英人士,让他觉得两个大男人若碰面见天儿讨论这种问题过于傻...

莫逆6./涉零.

可以进“莫逆”tag看一下我对本章打的补丁

————

莫逆6

公演结束当晚恰逢圣诞,谢幕后剧院顺理成章拉团队去庆功。演员们为了保护嗓子没挨灌,几个staff都被弄够狠。朔间零犹记得上次喝多被逆先抓住把柄的事,这次再没敢往前凑。他窝在远离饭桌的沙发里。日日树涉仍然是人群中心最玩得开的一个,别人戴着红色的圣诞小帽,就他头顶两个驯鹿角。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头箍,一看就是聚会焦点。

途中日日树涉轻盈转过沙发。另一半空地不坐,偏坐在扶手上。

朔间零拽拽他垂下来的头发:“总算想到我了?”他笑而不语。

香槟塔被推进来,旁边搁一支香槟,瓶塞上别出心裁,也戴了顶迷你小帽。众人纷纷寻找日日树涉身影,请他主持。“我去帮...

莫逆5./涉零.

8.7

不好意思明天停一次 复吸了一下午家教来不及写了……………


1回忆杀纯虚构 是我的另一篇涉零《春之》的复刻版x

————

莫逆5

“来来大家鼓掌,欢迎我校超级明星、魔王大人朔间零前来莅临指导!快、拍手!”

朔间零恹恹跟着日日树涉进去。掌声稀疏,他抬眼一看,里头就两个人。部长带部员总共才三人。

演剧部部长牵他落座于衣物堆积的沙发,他一坐下就忍不住往扶手上倒,“若非天祥院护你,此部三日内必封。”

日日树涉把他扶正:“我又不怕的。敬人也就是说说,毕竟保持社团的物种多样性可是宗旨。”

朔间零被他贫得不知道说什么好,而一不说话脑子就停转,眼看就要睡着。只听对方指挥剩下两个小部员:“朔间零大人很不...

莫逆4./涉零.

1一定量夏北注意

————

莫逆4

后来日日树涉和天祥院英智又重新商议,取了个折中办法,B角缺时可以来找,但不挂靠名下。若按正规流程走,旗下演员须有相关机构评级证明。但日日树涉没有,也不想去搞。

一星期后演出进程过半,A角暂退B角来替。日日树涉于是晚上得空,躺在沙发上大肆嘲笑朔间零。后者在玄关戴围巾换鞋,还是逃不掉要去现场监督音乐调控。

朔间零对眼下这种不公平情况没多大怨气,说到底是工作。他道声再见就要推门走。

“哎稍等!”日日树涉突然跳起来扬着手机,“我今天还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干嘛?”

“夏目来消息,今天携人一起来看演出。”

中场休息二十分钟,服务小姐带人溜进后场。幕后一片忙碌,化妆更...

1 / 15

© krysph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