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Can I give you a kiss?”

“My lips are dry.”

“Can I give you a kiss?”

橙月.中/零薰.

我是💩吧 怎么又分上中下了……

————

//

怎么养着养着就养歪了呢。朔间零想。


朔间零初拥过不少人,将家族领主认为有利于扩张家族力量的人类转化过来,领主级别的血族都选择这样拓宽血脉,没什么问题。血族没有人类那样分明的亲缘概念,当然对其他感情也认知不够。他确实是一些家族成员的血族父亲,但不代表他要尽什么抚养义务,他们会被专职人员带走渡过适应和训练期,再见到朔间零时,就只剩下对上位者的本能尊敬。


羽风薰是个例外。朔间零自说自话接纳新成员,已经是个意外;这个意外还拒不配合工作,醒过来后发很大脾气,一来他绝不肯认这个便宜爸爸,二来朔间零违背了先救他姐姐的话。他也不肯进食,因为他...

橙月.上/零薰.

题材原因不太好说生贺文什么的……

本来想一口气写掉的但明天一天的课保命要紧【

又名《听爸爸的话》x

————

橙月


行动前羽风薰一如既往地走神了。协会里少见的人类猎人杏小姐在重申部署,她向羽风薰再次确认,他是否有把握雾化通过车厢仅有的通气窗。


“当然。”他答得很快,神还是回不来。今天的任务和他的噩梦太像了。他不做人好多年,都快分不清那是个梦还是回忆。如今回忆也靠不住,超自然物种不断进化,有篡改记忆能力的也不是没有。


噩梦是个火车事故,脱轨还是撞车什么的,事故里无人生还。他生还了,可他也不再是人。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嘴里被塞了个血袋,他发现吸血的本能比他感到血味恶心的速度...

生日快乐❤️

我是邮差./普洪.

非寻常书信体

“你是一封信/我是邮差♪♪” ——王菲《邮差》

————

H小姐:


先祝毕业快乐!


今天的晚会,你真的非常出挑。等着和你跳舞的学弟和同级生都排成长龙,甚至还有不少姑娘。但我不是其中的任何一个。我只是远远观望。


你在校园里很出名,我听说研究生院的学长学姐也有不少人认识你。我们是一届的,不过三千个人里这也不算什么缘分。我想我们这一届的学生人人都不会忘记新生教育那天:学生会之类的学生组织代表上台做招新宣讲,台下老生给我们派发报名表格。我不打算报任何一个,在折纸玩,而旁边的室友突然让我抬头看。你在某会会长做完讲话后竟然跳上台抢过话筒,宣布要自己成立一个学生组织。台...

莫逆19(完)./涉零.

被屏蔽了删了重发 对不起留评论的姑娘………

————

莫逆19

日子溜到夏天的尾巴。周末朔间零照例睡到下午,却睡得并不安稳。日日树涉前两天刚从其他城市飞回结束工作,已经向他预定掉周日下午到深夜的所有时间。他小时候春秋游前也没有抱多少期待,却对日日树涉的未知安排感到莫名好奇,又觉外面稀里哗啦地一直吵,挨到四点终于挨不下去,竟然主动下床打开房门。

日日树涉正好赶上他开门。

“我起了,”他说,“你想去哪?”同时环视外间,看是否已经遭“改造”。

日日树涉难得苦一下脸:“台风啦。今早上登的陆,半夜才能走。哪儿也去不成。”

朔间零一看外面那阴风怒号,原来就是睡梦里的嘈杂声音。他当然不像日日树涉觉得多少委屈,好笑...

【涉零归档】

做一个涉零归档 顺带唠嗑两句


与旧友通话的省话费方法

第一篇正式成文的涉零,发布时间贼早。那时候两人除了追忆2一句话也没说过,奇人没说过话的就他俩了怎么能不令人匪夷所思浮想联翩【。就给我脑补成了个“因为大背景导致两人分道扬镳甚至不相往来”“时间的洪流将两人越推越远”这样的狗血虐心模式……

就有了这篇。


有如秋水!

还是上面那个模式。起因是那时候读书读懵了,见某区一还是二模卷某文言文某段云“……独不念四三贤!”另一人答曰:“若不与子及四三贤同恐惧安乐,有如秋水!”

当即拍案想搞五奇人,“不念四三贤”做标题,觉得妙得不得了,后来笔力不够弄这种可能鸡飞蛋打可能篇幅很长的东...

莫逆18./涉零.

继第六章之后 UDp/零p请继续注意避免不良反应【

————
莫逆18

日日树涉总是在早上六点便醒来。他早就摆脱了朝九晚五的一般社员生活,工作时间十分弹性,但他还是习惯早起。和朔间零住到一起、睡进一个房间后,这个习惯反而找到新理由得以保持。夏季五点半不到天便亮,朔间零会下床把窗帘拉起,熄灭夜读灯,躺下培养睡意。而日日树涉在这时醒过来。夜读灯亮一晚上,光线却并不会惊扰他的睡眠,因为他本来就喜欢开灯睡觉,甚至房门也不会全关上。源自小时候的经历,开灯是为了减少夜间一个人一个房间时的恐惧感,而房门虚掩则是方便听见养父母在隔壁的动静。他不是没害怕过醒来时发现又被丢下。

他不知道冬天时的留宿时期里,朔间零半夜...

莫逆17./涉零.

莫逆17


当晚日日树涉进的客房,到了半夜一两点抱着被子去敲主卧大门。

房间里没开灯,窗帘拉开,朔间零盘腿坐在床上,扣着耳机对着笔记本。

“你不看星星啊。”他挨过去,屏幕上在放电影。

朔间零说:“你又睡不着觉?”摘下耳机合上电脑。

日日树涉隔着层被子拥住他,脸埋进他肩窝和枕头间,能闻到香波和洗涤剂的香气。朔间零又穿着宽大的黑T,其实很单薄,他一条手臂就能轻轻松松环过腰。冬天那会儿他也这样穿,坐在茶几那工作,当时自己看见时只当是暖气热到身上冒汗,原来早就有预兆。他感到心脏回落,心慌的感觉消失。不可否认几个小时前朔间零在餐桌上的话打动了他,让他松口。而他怕只是打动,他怕他是因为朔间零喜欢他他才会动心,想到...

莫逆16./涉零.

莫逆16


斋宫宗出房间的时候看见厨房里已经有人。他觉得自己已经算起很早。

“黑眼圈快掉进锅里了,”他走过去,“认床?”

日日树涉拿勺子搅里头的东西:“没啊,因为半夜里跑到外面去和零聊天。”

斋宫宗“哼”了一声,挨个儿打开橱门寻找可能存在的榨汁机,“那不还是证明你睡不着么。”

日日树涉看他把水果一个一个丢进机器:“想事情,想不通,心慌,床上躺不住。这种情况该如何应对?”

“倒和我高中某一阵很像,”斋宫说,“一个忠告:不要吃药。”

“我觉得还没到那个地步?”

“那就找朔间零。你不是老说出什么事找零么,总归都能摆平。”斋宫的声音混在一片嘈杂的机器运转声中。

“他回答不了,他也没办法。”

斋宫宗盯着水位上涨的果汁杯:...

1 / 16

© kryspha | Powered by LOFTER